外包網首頁 > 接案知識庫 > 專長入門與行情   

列印文章

超越討業主開心的接案人生

文章來源:大田出版社  發表日期:2014/07/09  瀏覽數:10679

商業案子做久了,竟也培養出默契,漸漸地,會有喜歡自己文字風格才會提出邀約的業主來叩門,有一陣子,幾乎是一次提案就通過,一字不改的感覺真的比拿到什麼文學獎或是中統一發票特獎還要爽快呢!

---------------------------------------------------------------------------------

開始「一個人工作」模式的時候,曾經天真地以為,只要一個人,就可以搞定所有事情,現在回想起來,那種想法實在很天真,甚至,過於浪漫,不切實際,笨。當時,我的工作區塊,大抵可以分成商業案子與書寫創作,商業案子是謀求基本溫飽的收入,書寫創作則是滋補心靈的藥方,兩邊的書寫態度當然不同,從文字獲得的回饋與樂趣不同,受到的對待也不同,這也是經歷許多年的折磨才得到的結論,不是一開始就能釋懷的。

所謂商業案子,包括廣告文案、雜誌或報紙的廣編稿與採訪稿,真正下筆之前,都需要跟業主詳談,清楚他們的產品細節,廣告訴求,確定對方可以接受的文字風格或廣編稿呈現的模式……光是這些瑣碎的細節,就要花許多時間溝通,不斷往返開會,甚至有些會議淪為抬槓,沒有具體結論,變成老闆吹噓個人成就或創業辛酸的發表會而已。

業主要求的,也不是什麼文學素養,或是能寫出多麼華麗的辭藻,而是作品呈現出來的模樣是不是符合他們的期待。簡單說,就是要讓出錢的業主開心,然後類似我們這種販售文字的人,美其名為「寫手」,就要想辦法把自己的意見或自尊,壓到最接近地面的程度,大概等於臉孔貼在地板,路過螞蟻和蟑螂都可以跟你揮手打招呼的那種卑微地步。

類似這種案子,即使文字是從自己指尖敲擊鍵盤生產出來的,但是,出錢的業主不喜歡,就什麼都不用談了。有些業主一開始會說,他的態度很開放,「什麼樣的風格都可以接受」,如果,聽到這樣的指示就以為可以放手一搏,那就大錯特錯了。通常會說這種話的業主,往往沒辦法明確表達他要求的調性與風格,每看到一次成品,就會說:「我覺得還可以更好,但是我說不出那是什麼感覺,妳瞭解吧……反正,妳再做另一種風格讓我看看……」

於是,反覆折磨的鬼打牆就此展開,不斷修改,不斷得到的指示都是,「可以再更好一點,但是我說不出那種感覺……」「什麼樣的風格都可以接受」,其實就是,「什麼樣的風格都不能接受」,切記!

一直修改,一直修改,不斷揣摩業主的感覺,那種把自己徹底否決、反覆將自己打趴的過程,到頭來,就變成痛苦的修行。直到你對該項產品毫無感覺,文字失去靈魂,整個人趴在滾燙的柏油路面掙扎時,那位一開始表明「態度很開放」的業主也就挑了最初交給他的版本,雲淡風輕說:「沒錯,這就是我要的。」這是「接案人生」最辛苦的部分,可是做類似這樣的廣告文案,卻是單價報酬最高的差事,為了溫飽,也就暫時捨棄自己對文字的執著,盡量讓業主開心,讓他們爽快掏出酬勞,而不是一直與業主爭辯,畢竟,呈現出來的文案或是廣編稿,根本不會掛名,誰知道背後的刀光劍影,更何況是字字血淚啊!

不過,商業案子做久了,竟也培養出默契,漸漸地,會有喜歡自己文字風格才會提出邀約的業主來叩門,有一陣子,幾乎是一次提案就通過,一字不改的感覺真的比拿到什麼文學獎或是中統一發票特獎還要爽快呢!畢竟也是經驗的累積,久而久之,藉由第一次碰面約談,大概就能確定彼此是不是能夠繼續合作,不要問我如何判別,那是熬過各種酷刑折磨才歷練出來的能力,畢竟,過去慘痛的經驗已經開花結果,如果不能從痛苦的汁液裡面,嚐到一點苦澀的回甘,那麼,以前被業主折磨的種種,就失去意義了啊!

後來我也敢於拒絕業主,譬如,業主三番兩次要求重做,基本上,對於這種案子,就大膽採取斷尾求生的方式,「就到此為止吧!」「已經進行的部分,也不收費了」「是我自己能力不足,麻煩找別的寫手繼續完成」「這次就當作交朋友」……但內心盤算的,則是我們往後不要再碰面了吧!與其跟一個看不到盡頭的案子繼續糾纏,失去自己對文字的耐性與熱情,還不如就此認賠殺出,否則一直處在互相怨恨的狀態之下合作,就算熬到結案,也要花好幾倍的時間才能恢復元氣,不如早點分手,海闊天空,還來得爽快。

大概在失業之後的前五年,都過著類似那種討業主開心的「接案人生」。但也不全然都是痛苦的經驗,有些合作過的業主變成好朋友,甚至超越商業合作關係之外,可以靠義氣幫他們處理急迫的案子,酬勞也變成超越行情的默契。不過,這樣的接案生活雖然在收入方面還算不錯,但是內心老是覺得空虛,那空虛感逐漸膨脹之後,自己也才認真思考,要不要繼續靠這樣的謀生方式,過著討業主開心的生活呢?也沒有猶豫太久,就決定進行工作方向調整,逐步減少商業文案與廣編採訪的分量,進而加重自我書寫的比重,不管是散文、評論、小說,都要試一試。雖然,報紙副刊與雜誌編輯成為另一種必須討好的業主,以字計量的稿費跟商業案子的酬勞不能相提並論,既然決定不走回頭路,無論如何,自己都要想辦法讓兩邊的收入總量不至於差距太大,雖然,一開始,真的非常困難。

即使辛苦,但確實辦到了。直到現在,偶爾還是會被問到,要不要接個廣告文案?要不要寫一篇廣編稿?關於優酪乳、手機、數位相機、印表機,還是某某航空公司、某某度假飯店……「以前合作過的廠商指定要妳寫喔!」「這個主題也只有妳寫得出來!」「兩天之內交八千字,以前妳都不會拒絕的啊!」

類似這樣的邀約,有讚賞的美意,好像遠方響起的歡樂頌……但我不會再回頭了,更不會忘記空虛挫敗在體內膨脹的感覺,我要超越那種討業主開心的生活,因為,我已經有能力讓自己開心,寫自己想要書寫的東西,就不會再回頭了。

無論如何,還是要感謝那些年,讓我痛苦萬分的業主們,希望現在的你們,還是一樣開心啊!

本文節錄自《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一書,由大田出版社發行。